王进喜“铁人”称号是一位大娘取的他给人做媒

作者:亚博集团发布日期:2021-03-15 13:53

  铁人王进喜是石油战线的光辉典范,是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,也是中国人的优秀楷模,是中华民族的英雄。他为祖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,在创造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,还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——铁人精神。

  王进喜,1923年10月8日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很多人以为他是出生在甘肃省玉门县赤金堡,但铁人的大儿子王月平说,王进喜出生在陕西省大荔县,后来才到甘肃。

  王进喜出生时,其父亲已经40岁,所以对他关爱有加,满怀希望。父亲按家谱给他取名王进喜,希望将来的王家能过上幸福喜庆的好日子。

  然而童年的王进喜生活倍感艰辛。1929年,玉门一带出现百年难遇的灾荒。6岁的王进喜不得不拿着一根棍子,牵着双目失明的父亲四处乞讨,受尽了有钱人的白眼与欺辱。

  三年后,失明的父亲被强制去做劳役,王进喜只得让父亲坐车,自己赶着牛车将羊毛送往酒泉。为给父亲攒钱治病,王进喜常和几个穷孩子一道,冒险去深山野外为地主放牛。刚满15岁,王进喜就进油矿当童工,跟成年人一样干着繁重的体力活。

  在油矿时他常受欺负,起初他也有过反抗,但后来师傅让他隐忍,渐渐地,他把所有的怒气化为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。正是有着艰辛的童年,长大后的王进喜坚韧不屈,吃苦耐劳,同时对劳苦大众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。

  玉门油矿解放不久,1950年春,王进喜凭借过硬的油井工作经验和技能,成为新中国最早的钻井工,先担任司钻,后晋升为钻井队长。

  1956年4月29日,王进喜光荣入党。不久,他担任了贝乌五队队长。1958年9月,他带领井队在劳动竞赛中,创造出月进尺5009米的全国钻井最高纪录,钻井队因此荣获“钢铁钻井队”称号。

  10月,王进喜到新疆克拉玛依参加石油部会议,和康世恩两位部长把“钻井卫星”红旗颁发给王进喜,他也被誉为“钻井闯将”。

  1959年9月,王进喜成为全国劳动模范,并出席全国工交战线群英会。他在劳模会休会期间,参观了首都的“十大建筑”,路上他看到所有的公共汽车顶上都背着一个巨大的“煤气包”,感到了莫大的屈辱。自己的国家竟然如此缺少石油,他作为一个石油工人,深知责任重大。此后,他便更加发奋,要用自己的力量,努力为国家分忧。

  1959年,大庆地区发现大油田,王进喜闻讯欣喜若狂。国家要求全国石油系统齐心协力,尽快拿下大庆油田,解决国内原油不足的问题。1960年2月,东北松辽石油大会战拉开了序幕。

  石油大会战是人和大自然的一场肉搏,当时中国经济穷困,石油工人面临的状况令人堪忧,从专家到工人都住在临时搭起的帐篷和板房中,夏抗酷暑,冬战严寒,工作和生活环境异常恶劣。

  1960年3月25日,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从玉门到达萨尔图车站,下了火车,他不问吃不问住,先问钻机到了没有、井位在哪里、这里的钻井纪录是多少,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把记录给刷新了,一拳头砸出一口油井来。

  由于当时条件简陋,井队的钻机一时找不到吊车和拖拉机,但这丝毫难不倒王进喜。他组织大家用杠子撬、用手推、用肩扛,硬是只用四天时间就把40米高的钻井机竖了起来。打井没有水,他就动员队员们拿盆端,拿桶挑,依靠人力取水近50吨,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。

  在一次搬运设备的过程中,王进喜被砸伤了右腿,但他仍坚持工作。在打第二口井时,井喷突然发生,眼看多日的努力即将功亏一篑,王进喜毫不犹豫,纵身跳下去,用自己的身体当起了搅拌机,最终努力制服了井喷。

  会战初期,王进喜没日没夜地工作。井队驻地一位姓赵的老大娘不由地赞叹道“真是一位铁人哪。”后来石油部的部长听到这个称号连声说好。

  这之后王进喜“铁人”的称号就传开了。“学铁人、做铁人”的热潮如狂风般吹进了全国每一位工人的心中。

  那年年底,王进喜带领的1205钻井队一共打了19口井,完成进尺21258米,一举创造了6项全国最高纪录。铁人王进喜的名号一时间举国皆知。这一年,大庆油田就生产了原油97万吨。

  王进喜工作中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对人对己要求严格。生活中却是一个关心同志、乐于助人的人,并非影视作品中那种粗暴简单的西北汉子。他是领导,按规定可以吃食堂小灶,但他从来都是和工友们一起排队打饭,一个桌上吃饭,大家吃啥他吃啥,不搞特殊,钻井二大队的人都佩服敬重他。

  那时候,大家每晚都要在一起开会,政治学习、分析生产上的问题……这些都忙完之后,铁人不会忘记对食堂的管理和炊事员提要求,让他们想点子,做好饭菜,把职工的生活搞好,让大家有精力投入紧张劳累的工作。这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是比生产劳动还艰巨的任务。食堂人员为了完成铁人交待的任务,总是要尽一切努力。

  钻井队里,还流传着一则铁人为队员当红娘的故事。南方来的姑娘王淑珍当时做财务工作,就是因为王进喜的介绍,看上了从江苏部队转业来到油田的洪世恒。两人婚后和美,生活幸福,白头偕老。

  王进喜对待家人,要求很严格,很多同事的家属都转为了正式编制,但他妻子一直在队里帮忙烧锅炉、喂猪,做着临时工作。当时他一家10口人,生活不易,他每天都要精打细算,真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。家里的席子被褥等生活用品,也都是能省则省,丝毫不敢铺张浪费。尽管如此,若是跟工作有关,他又非常大方。上级领导奖励给他吉普车,他当成了公用车,给井队送粮食蔬菜、拉工具材料,并且送职工看病。他的大公无私、廉洁清正,人人称道,教育影响了他身边的一大批人。

  1969年4月,“九大”在北京召开,王进喜作为大庆选出的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,并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  然而上天并没有善待他这个铁人,人到中年的王进喜患上了重病。由于他长时间高负荷工作,身体每况愈下,1970年,王进喜在北京查出胃癌。10月1日国庆节,王进喜抱病参加国庆观礼,以中央委员身份检阅游行队伍。

  1970年11月15日23时42分,王进喜因病在北京医治无效逝世,年仅47岁。

  王进喜去世后,遗体被安葬在“八宝山革命公墓”。告别仪式上,党和国家领导人等,对他的英年早逝表示了沉痛的哀悼。

  王进喜和夫人王兰英生育了两子三女。这五个子女,其中有四个,都曾在大庆油田工作,继承了父亲的心愿,将青春奉献给了祖国的石油事业。

  王进喜长子王月平,1952年出生,1960年随父亲从甘肃玉门到大庆。1968年16岁入伍,1973年从部队复员后回到大庆,继承父亲遗志,在1205钻井队当钻工。在井队工作期间,王月平因公负伤,最后告别了钻井一线。他曾经担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地下资源公司党委书记、副总经理。

  王月平回忆父亲时说:“在生活中,父亲也是很感性和亲和的人。除了回家的时间少一些,他和其他的父亲没啥两样,对妻儿老小都很好,很少见到他发脾气。”

  王月平说:“在甘肃服役期间,父亲回玉门出差途中特地下火车来看过我一次。当时,父亲带了一盒他在人民大会堂买的铅笔给我做礼物。”

  王月平说,父亲曾嘱咐过他,将来还是要当一名好钻工。王进喜称不贪图子女们升官发财,能给国家多打井、多出油,就是最大的出息。

  王月平对父亲喜欢秦腔一事印象深刻。空闲时间,会打开家里的“留声机”播放秦腔唱片,高兴时还会跟着“喊几嗓子”。如今,那部“留声机”已成为国家文物被摆放在纪念馆里了。

  王月平称,父亲王进喜是一位平民英雄。虽然后来当了领导,但是他还是喜欢与工人们在一起,有时间就往井队跑,所以在油田里人缘很好。文革期间有一次挨批斗的时候,食堂的师傅暗地里还在他的饭盒里埋了两个鸡蛋。

  “他是一个刚强的人,但也不是铁石心肠。那次回家里说起两个鸡蛋的事情,父亲流泪了。”王月平说。

  “我很佩服父亲,因为他的成绩是实干出来的,不是吹出来的。”王月平说,当年用那么落后的装备,钻井进尺成绩超过了美国和苏联的王牌钻井队,确实很不容易。他发明的‘严’字当头等管理经验,就几句话,但是容易记住,在实践中管用。他带领井队搞的井架整体搬移技术革新,现在看也很了不起。”

  “父亲知道自己的得病后表现很坚强。他惦记着油田的事业,对亲人的那种牵挂和柔肠也显露无余。弥留之际,父亲一直念叨着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奶奶。”

  王进喜二儿子王月甫原来也在大庆油田当工人,后来被工作单位推荐到长春邮电学院大专班去学习。重回大庆油田公司后,王月甫选择进入钻井队,因为对他而言,只有继续发扬“铁人精神”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事。他在父亲和哥哥曾工作过的1205钻井队干了5年,先在场工地,后来上钻台扶刹把,吃了不少苦,他在井队入了党,后来工作需要又调到宣传部。不管是在什么岗位上,“铁人精神”始终在激励着他努力前进。月甫的爱人是油田公司医院大夫,王月甫在井队时,曾随队到河北打井,他的爱人当时是队上的卫生员。

  王樱,在大庆油田钻井一公司当工人,爱人是钻进一公司四大队的大队长,一直在千里以外的呼伦贝尔草原勘探新的油田。王樱心脏不好,要上班,还要带着两个孩子,有不少难处,可她从来没有说一个“难”字,也不向组织提出要求。她说:“和大会战初期比,现在的条件好多了。”王樱现已退休。

  王月珍中学毕业后参军入伍,后来在辽宁省锦州市的一所部队学校的医院里当药剂师,她的爱人是学校的教员。现在王月珍已经退休定居在山东省烟台市。

  最小的女儿叫王月琴,她因出身在三年困难时期,长期营养不良,体弱多病,下肢发展畸形,成为一个残疾人。长大后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液化气站当服务员,还没有等到结婚成家,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。


亚博集团

上一篇:“石山王国”一个建筑工的“改行”记

下一篇:学鸡叫跳大神社会摇台湾版《青春有你》就是一